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大的胸罩
大大的胸罩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大大的胸罩

如果你有幸看到我妈妈的裸体,一定会被她胸前的那对大奶所震撼。

  妈妈叫柳淑容,是本市公认的金融一支花,这个称号从她毕业至今,已
经保持了十年之久,现在即使妈妈三十二岁了,金融系统内每年层出不穷的年轻
美女依然抢不走这个美名。

  愈加成熟的魅力使得妈妈的艷名远播,她胸前那对36d的梨形大乳不知让
多少色狼垂涎三尺。不过妈妈却是个很传统的女性,上班一直穿着套装,而且总
是买那些款式保守、罩面很大的文胸,将她的乳房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夏天时,
妈妈的上身总是陷着深深的乳罩印子,也不知道那么大的奶,非要勒那么紧干什
幺。

  这些大奶罩虽然不够性感,但却很温馨,宽阔的罩面足够把我的小鸡鸡整个
包容。我最幸福的时期就是每年暑假,只要爸爸妈妈一上班,家中就是我的天堂
了。我打开妈妈的衣柜,如朝圣般捧出妈妈叠放得整整齐齐的几副大奶罩。

  手淫时,通常我的小鸡鸡上会缠着一副妈妈的奶罩,再把另一副软绵绵的罩
里往脸上一捂,乳罩上留下的乳香让我兴奋不已,将马眼上吐出的露珠涂在乳尖
所对的位置,意淫一番妈妈的大奶,真是至高享受啊。不过我射精时从不敢射在
妈妈的乳罩上,要是被妈妈发现了污迹我必死无疑。

  有一次不小心,用妈妈的奶罩裹着我的小鸡鸡裹得太紧了,罩带缠在阴茎上,
蕾丝边轻刮着我的龟头,几个敏感点同时被摩擦,太兴奋眼看来不及扯开,索性
将妈妈奶罩捂在棒棒上,美美地射了一回,这一次射精射了很长时间,精液多得
从奶罩中溢了出来。

  妈妈的棉质奶罩吸水性能很好,吸足了精液的罩子胀得鼓鼓的,饱满的圆罩
让我联想到妈妈的子宫。不过后面清理战场可忙坏我了,没想到有生第一次洗衣
服就是洗妈妈的奶罩,将妈妈的罩罩打上肥皂,搓了又搓,里里外外洗了好几遍,
用去好几盆水。然后挤干,用电吹风吹,无微不至地伺候着妈妈的这件宝贝,心
里竟荡漾着幸福感,我给心爱的妈妈洗奶罩了。

  将妈妈的乳罩吹得热烘烘的,不留一滴水分,看着刚才被我弄得一塌糊涂的
乳罩重新又恢复了干净和挺拔,我十分高兴,亲了亲这件洁白的奶罩,我捧着它
放入了柜子中,完璧归赵。

  第二天我再打开衣柜时,没有发现这副奶罩,肯定被妈妈戴在身上了。唉,
如果能将我的精液涂遍妈妈的奶罩,跟妈妈娇翘的乳头亲吻,该有多好。

  妈妈从不穿吊带裙、v领衫之类的暴露胸部的衣服,连家里睡袍的款式也是
十分保守的,所以我和妈妈周围的男人都没有机会看见她深深的乳沟。当然爸爸
除外啦,爸爸是唯一一个拥有妈妈美乳的男人。

  几个月前,爸爸妈妈吵了一次架,原因好象是常年经商的爸爸在外面有了女
人,我实在不明白,妈妈这么端庄美丽,而且奶子又大,爸爸怎么还会对其他女
人感兴趣?那次吵架后,爸爸就越来越少回家了。

  妈妈在家经常以泪洗面,在闺密卓韵真的劝导下,妈妈参加了一个以健身为
目的的有氧舞蹈班。

  妈妈本来就有很好的舞蹈底子,在这个舞蹈班上显得特别出众,这极大地满
足了她的虚荣心,她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多了起来。

  我陪妈妈去了这个舞蹈班几次,这个班的教练是个叫阿诚的男教练,班上的
那些少妇们都叫他帅哥,我却看他不顺眼,因为他经常色迷迷地盯着妈咪,所以
我私下把他叫做贱男诚。这家伙要求班上的女学员所穿的舞蹈服必须是上身短袖,
下身短裤或短裙,那些少妇们也乐意展示她们白花花的粉臂和玉腿,这其中就包
括我的妈妈。

  我去这个舞蹈班的最大目的就是看妈妈白皙的大腿,妈妈的大腿在所有女学
员中,虽然不能算是最结实,但肯定是最丰腴肥白的。为了达到教练的要求,妈
妈特地去买了几件时髦的热裤,热裤的长度仅到她的大腿根,连妈妈臀部的下弯
都遮不住。

  阿诚每节课都花大量的时间亲自手把手教妈妈,妈妈用一只细嫩的脚尖就支
撑住整个丰硕的身体,高抬着性感的大肥腿,一边手挥兰花指,一边手还搭在阿
诚的肩上,模样儿带着几分娇羞,我在旁边看着看着竟然勃起了。

  有一天晚上,老师布置的作业特别多,忙得我无法陪妈妈去练舞蹈,妈妈就
一个人去了。结果就是这天晚上,久旷的妈妈经受不住年轻男人言语的挑逗与雄
性身体散发出的诱惑,再加上对爸爸绝情的彻底失望,妈妈终于放弃了苦守多年
的贞操。阿诚没费什么气力,就在更衣室里顺奸了妈妈。

  本就艷丽的妈妈被年轻男人滋润后更显出惊人的美态,接下去的舞蹈课,妈
妈总是让我在家念书而不再带我去。

  每次练完舞回家都特别迟,依旧端庄的妈妈却掩饰不了她眉宇间荡漾的春情,
等我怀疑时已经太迟了。

  这天晚上,妈妈又去跳舞了,我跟着她出了门,藏在健身馆对面的一棵大树
后等待着。终于熬到下课,那些少妇纷纷开车离去,不久妈妈的白色雅阁车也开
了出来,我清晰地看到车上只有妈妈一个人。

  难道我怀疑错了?心里高兴之余心里却有点失落,我急忙打了辆出租让司机
跟上妈妈的车。

  一路上我的心慢慢往下沉,妈妈走的根本不是回家的路。妈妈将车停在一个
公共停车场,然后出来在路边等着,不一会,一辆出租车接走了妈妈,我看到后
座上坐的正是贱男诚,妈妈一上车就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妈妈乘坐的出租车直接开到了阿诚住的一个旧小区里面,这个小区门口甚至
没有保安,出租车在一座楼前停了下来,很快阿诚搂着妈妈便上楼了。

  从健身馆出发,到中途换车,再到阿诚住所,其间总共只花了二十分钟不到,
即便是偷情中的妈妈,仍然注重效率和保密性啊。

  不一会,五楼的一个房间灯亮了,我的心却在寒风中颤抖。

  如果我冲上去撞破妈妈的奸情,那只会彻底毁了妈妈。虽然爸爸一样在外面
偷情,但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爸爸的风流会被看作有钱人的游戏,而妈妈的
红杏出墙却会遭到世人最恶毒的打击。

  忍着心脏撕裂般的疼痛,我行尸走肉般离开了这个破烂的小区。回到家中,
我将身子投到床上,痛哭了一阵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看着妈妈心情愉快地在厨房准备早餐,我的心里竟然提不起一
丝对她的恨。爸爸移情别恋,妈妈似乎也找到了她的真爱,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妈妈修长笔直的双腿上弹动的圆臀活泼地左右摇晃,它们昨晚在贱男诚的胯
下肯定被压扁了吧,今天居然还这么高兴?我的眼中冒出了火光,在这一刻,我
终于下定了决心:我无法说服爸爸回到妈妈身边,却又不想妈妈回到这几年愁闷
的模样,我要做的就是将妈妈从阿诚身边夺回来,让我来替代阿诚!

  在一个周末,我趁妈妈午睡时取了妈妈钥匙,到街上全部按原样打了一串,
至于里面有没有阿诚房间的钥匙,那只能看运气了。

  这天晚上,妈妈又开始了她淫荡的跳舞之旅,看着妈妈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
门,我恶意地想着,妈妈练习跳舞的时候,胯下的骚穴会不会因为期待即将来到
的交合而变得湿漉漉的呢?

  我带上那串打来的钥匙,开始了行动。

  打的到了阿诚小区,按照那天晚上的印象来到他的房门口,为了保险起见,
我先敲了一会门,没人开,我掏出了钥匙,开始一把把的试过去。

  当铁门终于被其中一把钥匙打开时,我松了口气,马上进了房间,将门关上。

  第一次进入别人的住宅,我的心怦怦地跳着,深呼吸了几次稍微平静下来后,
我开始打量这套房子。

  一室一厅的房子,装修和设施都很陈旧,令我怀疑这套房子是阿诚租来的。

  卧室的门没有上锁,面积很大,靠墙摆了张两米宽的大床,旁边就放了张桌
子,还有很大的空间。

  那张床是老式的高架床,上面放了个席梦思,这就是妈妈失贞的地方了?我
一阵恍惚。

  在床头柜里,我发现了一盒避孕套,居然还有一盒口服的避孕药,不由得心
中酸楚。在一个隐蔽的抽屉里,还发现了几包圣女迷情粉,莫非阿诚当初是
靠这个让妈妈臣服的?

  无聊地翻遍了整个房间,除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性用品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
东西了,连书都没有几本。看来这个阿诚是一个极其浅薄的人,妈妈怎么会喜欢
上这样一个人呢?难道就是因为他的鸡鸡比较大?

  快到他们下课的时间了,我钻入了床底下,幸好这张老式的床底下空间还比
较高,趴在那不会太难受。床的对面有一面大的落地镜子,我微微调整了镜子的
角度,这样我在床下稍微挪动位置,就可以通过这面镜子看到房间的绝大部分地
方。

  过了一会门开了,我的心又开始急速地怦怦跳了起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男一女的下半身,我一眼就认出了妈妈的高跟美脚,我
从未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妈妈的玉足。

  妈妈穿露趾凉鞋的机会不多,一般只有不上班的时候才穿。今天妈妈穿的这
双侧空凉鞋十分性感,凉鞋内的足弓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即使在网络上看了许
多美足图片,我仍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看到过的最好看的一双脚。

  然而这双脚却急促地随着那个男子的走动而挪动着,刚进门,妈妈就已经娇
羞地扑入了阿诚怀中,送上她的香唇,两人吱吱唔唔地亲吻着,搂在一起进
了卧室。

  我在镜中清晰地看到,妈妈不知羞耻地含吮着阿诚的臭舌头,并且还伴随有
吞咽的动作,难道她在吞阿诚的口水?

  真恶心!

  妈妈捧着阿诚的头亲了许久,最后当阿诚离开妈妈的嘴唇时,妈妈一脸陶醉,
她的香舌还被吸出一截露在微张的红唇外。

  接下来他们的前戏是双人裸舞,阿诚先脱个精光,大吊耷拉在那,他饶有兴
味地看着妈妈脱着衣服。

  妈妈脸红红地背对着阿诚,不敢看他那丑物,一边脱着她的套装,套装里面
依旧是保守的内衣,上身穿的就是我最常用来手淫的那副粉红色大胸罩。妈妈很
小心地脱着内裤,但还是把臀间的阴户露给后面的阿诚看了,没想到外表白凈的
妈妈下体的阴毛却很多,大阴唇旁也有稀疏的一些阴毛。

  妈妈没有脱她的露趾高跟鞋和胸罩,转过身来,俏生生地并腿立着,双手交
叉着遮住她的黑三角。

  原以为高挑的身材能得到情人的赞美,没想到阿诚戏谑道:你这副毫无情
趣的大胸罩把你的大奶子都遮住了,这样子我很难勃起的。

  妈妈正愕然时,阿诚突然上前托起妈妈的大臀,妈妈惊呼一声,被举到空中,
两人的淫舞开始了。

  两人排练这套淫舞已经很长时间了,动作熟练,妈妈经常被托举过头,双腿
劈叉,她配合地将红樱樱毛茸茸的阴户凑到阿诚脸上让他舔弄,阿诚每舔一下,
妈妈都会娇呼一声,然后又骗腿躲避开去,乐此不疲。阿诚粗糙的大手更是经常
直接抄入妈妈胯下,将妈妈打横抱着旋转,总之不堪入目。

  舞毕,阿诚扒掉妈妈的大胸罩,揉着妈妈的大乳房,道:你不脱胸罩,是
怕你的奶子下垂着晃荡不好看吧?

  卸掉奶罩后,妈妈的乳房呈悬钟状,而且乳头呈葫芦把似的上翘,根本不显
下垂。现在这对饱满的乳房落在阿诚的手掌心中被肆意揉捏,还被他讥笑乳房的
形状不好,妈妈又羞又恼。

  好好的奶子,被那杂种吸了后就走样了。阿诚粗鲁地道。

  不许你这么说小羽!妈妈气得脸通红。

  说他怎么了?你还发脾气了?阿诚恶狠狠地抱起妈妈,将她扔在了床上,
他骑了上去,就坐在妈妈的髋部上。

  你看看你这乳房,大是够大了,乳头却下垂了。还有你这肚皮,因为怀了
那杂种,妊娠纹怎么也消不去了,真难看!

  被情人这样羞辱着,妈妈无地自容,双手掩面呜呜地低泣着。

  看着妈妈这样,阿诚得意地笑了,道:行了,别哭哭啼啼了,就你三十多
岁的阿姨,穿上衣服还可以充充少妇,要这样光着身子走出去都没人要了。

  堂堂的金融之花被说得如此不堪,阿诚其实是在妈妈面前自卑,他只有这样
打击妈妈的自信心,才会让妈妈长期臣服于他。

  那你为什么还要勾引我?妈妈完全上当了。

  我就是爱操你,操那个杂种的妈,我特别有快感!阿诚恬不知耻地道。

  你无耻!妈妈愤怒了,使劲撑起身子,推开阿诚,下床捡起她的大胸罩
就要带上。

  阿诚如恶狼般从后面扑上来,妈妈双手反背着正在扣胸罩,猝不及防被阿诚
擒住胳膊,就象一只正要展翅高飞的白天鹅,被硬生生折断了翅膀!

  妈妈被拖倒在床上,双腿惊慌地张着,露出无助的阴户,刚才被揉奶子时阴
洞已经出了一些淫水,阿诚的大鸡巴趁机从背后插了进去,一捅到底。

  放开我,你这个魔鬼,快放开我!妈妈仰躺在阿诚身上袒露着雪白的肚
皮,象一只无助的青蛙,她的生殖器被那根粗紫的丑物恣意抽弄着。

  妈妈骂归骂,但是屁股却直往下沉,不自觉地想更深地纳入阿诚的大肉棒,
真是口是心非的女人啊。

  阿诚努力地动着屁股,那根大棒从下往上一下下凿入妈妈体内,嘴里恶狠狠
地道:我就是要强奸你,我就是要干你这个大奶妈!一边使劲地用烟熏黄的
手指拧着妈妈的大乳头。

  不要啊……妈妈悲鸣着,小屄内却被操出一汩汩水来。

  干你,那个杂种小时候吃你的奶,杂种他爸霸占了这奶子几十年,现在呢?
是不是都是我的?是不是!阿诚声嘶力竭地道。

  小诚,你别这样,我害怕……妈妈被干得仰起了雪白的脖子,痛哭啜泣
着。

  好容容,我爱你,我爱你的这对大奶子,我是害怕失去她们啊……情绪
反常的阿诚突然大声嚎哭着,情绪激动下,他的阳物抽送过猛,居然从妈妈的阴
道中滑了出来。

  妈妈脱去束缚,转过身来,看着一个大男人为她哭得这么凄惨,妈妈的心又
软了,她轻轻抚摸着阿诚的脸,柔声道:别哭,别哭,她们都是你的,永远都
属于你的……

  说着妈妈俯下身去,轻托着她的乳房,将乳头送入阿诚的嘴里。

  在妈妈的温情呵护下,阿诚的情绪慢慢稳定,胯下大蛇又开始蠕动,妈妈羞
答答地轻抬娇臀,芳荫微张去就那物,终于被她套住了那滑不溜秋的蛇头,阿诚
的大蛇刚才从勃起状态消退下去一些,奇异地扭曲着,慢慢被妈妈如蟒蛇口般的
阴道给一口吞了下去,直至没柄,只剩下两颗睾丸吊在妈妈的阴户下。

  妈妈似乎从未享过如此大物,她深吸了一口凉气,艰难地挪动臀部,慢慢适
应着下体被异物侵入的满塞感。逐渐适应了阴道内的异物感后,妈妈舒服地从喉
咙深处呼出一口气,扭了扭她的大屁股,确定外面没有漏网之鱼了,这才小心翼
翼地开始上下耸着屁股,不舍地吐出一截她的猎物,再急急含入,好象生怕被它
溜走似的。

  我瘫在床底,看着床上大汗淋漓的妈妈,美丽的脸庞变幻着各种表情,有了
插在下体内那根棒子,她不惜抛弃了她的贞节,也背弃了她的儿子。

  大奶妈,我来啦!阿诚大叫一声,仰身叼住了妈妈一颗肥嘟嘟的乳头。

  噢……妈妈欢快地浪叫着:阿诚,我是你的大奶妈,一个人的大奶妈,
快干死你淫荡的大奶妈啊,我最爱的阿诚!

  端庄圣洁的妈妈此刻成了阿诚淫荡的大奶妈,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麻木地按
动快门,拍着镜子里两人交合的景象,心中怒吼着:妈妈是我的大奶妈,我一定
会把属于我的大奶妈抢回来的!

【完】